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blockchain_camp@csdn.net。

你所不了解的加密货币交易:暗网交易、洗钱、勒索软件、规避制裁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ckchaincamp.blog.csdn.net/article/details/86622742

翻译 | shawn

编辑 | 波波

 

尽管比特币泡沫早已破灭,但是越来越绝望的加密货币粉丝仍然在鼓吹这项技术所谓的光明前景。

鉴于加密货币缺乏超过挖掘成本的内在价值,这样的鼓吹看起来不过是绝望的加密货币持有者们试图在抬高加密货币的投机价值。

虽然投机交易是排名第一的加密货币交易类型,但是它远不是进行加密货币交易的唯一原因。

常见的八大加密货币交易类型

 

类型一:投机交易

如前所述。

 

类型二:暗网交易

暗网由标准搜索引擎无法触及的互联网领土组成,这个网络的黑暗角落被贩卖违禁药品、儿童色情等违禁品的卖家占据。

事实上,如果没有加密货币,暗网只能算是现在自身的一个影子,而比特币仍是暗网的通用货币。 

根据美国缉毒署《2017年国家毒品威胁评估报告》:

“比特币是暗网市场上最常见的毒品交易支付形式,并且正在成为跨国转移非法药品收益的理想方式。比特币是使用最广泛的虚拟货币,因为它拥有长久的生命,而且越来越被世界各地的合法企业和机构所接受。"

 

类型三:洗钱

现在不用了。如今,尽管(或许是因为)反洗钱监管执法有了显著的改善,但大部分洗钱活动转向了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情报机构CipherTrace在其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中写道:

“(加密货币)交易所直接收到的与犯罪活动有关的比特币中,有97% 流向了那些反洗钱监管薄弱国家的交易所。而这些国家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直接从犯罪活动中获得近5%的付款。”

由于中国对资本流动的限制,加密技术已经成为规避法律的常见手段。

根据DEA的这份报告,

“CUBS (中国地下银行系统)货币经纪人将比特币卖给毒贩,换取在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销售毒品所得的现金。 然后,再将这些现金出售给中国公民,以换取中国公民用来将其资产转移到国外的比特币。现在,许多生产用于 TBML(基于贸易的洗钱)计划的商品的中国公司更愿意接受比特币。比特币在中国广受欢迎,因为它可以绕过中国的资本管制,匿名地价值将转移到海外。”

 

类型四:勒索软件

勒索软件现在可能没有挖矿型网络袭击(cryptojacking)那么受欢迎,但它仍然是一种强有力的犯罪勒索形式——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简单。

定制网络安全服务提供商和咨询公司 Mosaic451 的创始人和负责人、福布斯技术委员会(Forbes Technology Council)成员迈克尔•贝克(Michael Baker)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易于使用的「勒索软件服务」可以在暗网上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到,至少有一家供应商为其恶意软件的用户提供客户支持。不想购买现成勒索软件的潜在黑客可以雇佣黑帽程序员进行定制开发。买卖所有这些服务所使用的都是——你猜对了——加密货币。”

即使是我们的手机也不能免受这种有害的加密技术的影响。根据英国国家犯罪调查局国家网络安全中心《2016 / 2017年度对英国商业的网络威胁报告》:

“勒索软件可能会攻击包含照片、电子邮件,甚至健身进度信息等个人数据的连接设备。连接手表、健身追踪器和电视上的勒索软件将给制造商带来挑战。这些数据可能没有固有价值,也可能不会在犯罪论坛上出售,但这些设备和数据对受害者来说十分有价值,他们会愿意为此付费。”

 

类型五:规避制裁

像朝鲜这样的国家急需硬通货,这并不奇怪,而加密货币为他们提供了一种获取硬通货的途径。

Mirandafinintel Consulting 的加密货币分析师兼金融犯罪调查员洛德斯•米兰达(Lourdes Miranda)和经常担任专家证人的律师兼反洗钱认证专家罗斯•德尔斯顿(Ross Delston)表示:

“加密货币对朝鲜而言还有一个额外的优势,它赋予了朝鲜更多规避美国的制裁的方法。朝鲜可以创造自己的加密货币,或者使用比特币等现有货币。拥有自己的加密货币,还将有助于他们在非敌对国家的幌子下开设网上账户,利用匿名通信来隐藏用户在互联网上的位置和使用情况。”

美国及其许多盟友对朝鲜和伊朗等国家实施了制裁,同时也对俄罗斯等大得多的经济体实施了经济制裁,这些经济制裁鼓励了俄罗斯在加密货币领域进行大力投资。

事实上,这种投资是在国家层面上进行的。 俄罗斯总统国家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Russian Presidential Academy of National Economy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经济学家弗拉迪斯拉夫•金科(Vladislav Ginko)表示:

“俄罗斯政府即将迈出新的一步,使金融储备多样化,投资比特币,因为美国制裁迫使俄罗斯抛售美国国债,收回美元。这些制裁以及采用现代金融技术的意愿,使俄罗斯走上了将储备投资于比特币的道路。”

 

类型六:加密货币盗窃

洗钱、勒索软件和国家支持的逃避制裁的行为都有些许刺激的间谍意味,那么简单的盗窃行为呢?

加密货币情报机构(CipherTrace Cryptocurrency Intelligence)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加密货币反洗钱报告》显示:

“2018 年上半年,加密货币盗窃案比 2017 年全年增加了三倍。据 CipherTrace 估计,到 2018 年年底,这一趋势将使 2018 年被盗和报告的总金额超过 10 亿美元。”

事实上,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一类针对小数目加密货币持有者的盗窃行为发出了警告。根据 2018 年3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共服务公告 I-032818-PSA》:

“虚拟货币正渐渐成为有技术支持的犯罪分子的目标,个人受害者的损失往往达到数千美元。受害者往往联系的是虚假的虚拟货币客户支持号码,而这些号码通常是通过开源搜索找到的。诈骗分子要求访问受害者的虚拟货币钱包,并将受害者的虚拟货币转移到另一个钱包,以便在维护期间临时保管。实际上,虚拟货币永远不会返还给受害者。”

 

类型七:攻击加密货币基础设施

如果可以自己打印更多的加密货币,为什么还要费劲去偷呢? 2019 年年初,一群犯罪分子瞄准了比特币背后最流行的币种——以太经典(Ethereum Classic)的弱点,成功地打印出了以太经典。

Coinbase 安全工程师马克·内斯比特(Mark Nesbitt)在报告中表示:

“我们观察到了以太经典区块链的重复深度重组,其中大部分包含了双重支出(double spends)。迄今为止,我们观察到的双重支出总额为 219500 ETC (约合110万美元)。”

双重支出意味着使用同一单位的加密货币,可以支出两次——这相当于在网上用复印机复印你的美钞。一种无被害者的犯罪?是不是你说了算。

 

类型八:合法交易

让我们不要忘记第八种加密货币交易: 合法交易——就像用钱那样用加密货币交换商品和服务。

一些加密货币粉丝会让你相信,在你当地的咖啡馆使用加密货币,或者把钱寄给你在委内瑞拉的亲戚,让他们在那里买食物,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个时候,这些都将成为加密货币的主要使用方式。

不要相信他们的话。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制裁和非法金融中心分析部门主任亚亚·雅塔·法努西耶(Yaya Jata Fanusie)总结道:

“加密货币犯罪很可能会成为网络犯罪领域的主要犯罪形式。任何处理网络问题的警察和情报部门都需要深化他们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

 

原文链接:

  • https://www.forbes.com/sites/jasonbloomberg/2019/01/19/the-eight-most-popular-cryptocurrency-transaction-types-are-not-what-you-expect/#3eedd35d16ea

 

推荐阅读: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